精品论文

庄浪梯田化建设与黄土丘陵地区生态建设的启示

程志立

(甘肃省庄浪县种子管理站,甘肃 庄浪 744699)

摘  要:甘肃庄浪县通过梯田化建设,改变了生态恶化、经济贫困的面貌。本文通过对庄浪经验的分析,探讨了黄土丘陵地区建设“秀美山川”,从温饱走向致富,实现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的若干问题,研究认为,庄浪模式虽在面上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但各地必须结合当地的实际,进行模式创新,走多样化开发治理的路子。

关键词:梯田;黄土丘陵地区;生态建设

中图分类号:S157                 文献标识码:A

黄土丘陵地区由于严重的水土流失,生态恶化、经济贫困,被国家列为生态建设和扶贫开发的重点地区。甘肃庄浪县通过梯田化建设,明显减少了水土流失,基本解决了农民的温饱问题,成为黄土丘陵沟壑地区实现生态经济状况好转的良好范例,1998年被国家命名为“中国第一个梯田化模范县”。

庄浪模式在整个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地区的生态经济重建中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庄浪在摆脱贫困,实现温饱的基础上,怎样较快地致富奔小康,建设“秀美山川”,再一次为同类地区示范如何探索更加经济有效的模式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在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大生态环境建设力度的形势下,探讨这些问题很有必要。

1 庄浪县梯田化建设及其成效

穷则思变,面对日益增大的生存压力,庄浪人把摆脱贫困、走向温饱的着力点放在梯田建设上,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庄浪人民坚持不懈地进行梯田建设,治理生态环境,改善农业生产条件,付出了艰苦的努力,创造出了一些好的经验,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1.1 梯田化建设的做法与经验

庄浪县以梯田建设为重点,兴修水利,造林种草,科学种田,探索出了一些综合治理生态环境,有效利用水土资源,提高农业生产水平的经验和技术措施。

1.1.1 全面规划,整体推进

庄浪县沟壑纵横,丘陵对峙,地形复杂,让群众以自发的、分散的方式修梯田,不仅形状凌乱、不规范,而且浪费土地资源,不能很好地发挥梯田的效益。为此,庄浪县采取“四集中”(集中领导,集中时间,集中劳力,集中地块)的组织形式,实行“四统一”(统一规划、统一施工、统一标准、统一验收)的管理办法,将全县1553km2的土地面积,按小流域的走向,打破乡村地域界限,全面规划山、水、田、林、路的布局,集中连片施工、规模治理、整体推进,建一片、成一片,基本上把坡耕地都修成了梯田,形成了美观的布局,提高了治理成效。

1.1.2 因地制宜,优化设计

按照统一规划的要求,在实际设计和施工中,以尺寸断面合理、修筑用工少、埂坎占地少、边坡埂坎稳定、便于机械化作业和有效利用水资源为目标,根据不同的坡度、坡向、土质特点,田块结构依山布形、顺沟列势,采取“等高线,沿山转,宽适当,长不限,大弯就势,小弯取直”的方法修建梯田,加快了进度,提高了工效。梯田断面的优化关键在于田面的宽度和田坎的坡度,庄浪通过多年的实践探索出了2种较好的断面形式:自然坡面上的连台水平梯田,老梯田改造或是原坡地上的复式埂梯田。在较陡的坡地上,田面较窄;较缓的坡地上,田面较宽。土坡地上修土坎梯田,田面较宽,一般6670m2连片;土石山坡上修石坎梯田,田面较窄,一般2hm2以上连片。

1.1.3 统一标准,注重质量

庄浪以工程项目的方式修建梯田,严格按照规划设计的标准进行施工、验收,形成了梯田化建设的一些技术标准和管理规范,保证了建设质量。要求田块集中连片,达到一定规模,便于机耕、施肥等农事作业。要求林带道路形成网络,以道路为骨架划分耕作区,按照主干道,支道和田间小道三级规划,主干道和县乡公路相连,小道则和田块相连,梯田道路网络方便了农事作业,明显提高了农田作业效率。要求调控好地表径流,一般田面上设有汇流坡面,根据梯田入渗试验果,设计埂高可拦蓄20~100a一遇的降水,使其就地渗透纳蓄。道路超渗部分径流,利用水窖,小型拦蓄工程,燕翅坑和道路林网及引洪入田等配套工程调控,有效地拦截了径流泥沙。要求充分利用埂坎,在梯田建设过程中形成的埂坎上,配置林草及果树,与田面作物形成复合生态结构,提高了光、热、水、土资源利用率。

1.1.4 系统配套,综合治理

梯田化建设中梯田虽是主体,但只有梯田是不够的,庄浪县将梯田建设与林草种植、道路、渠道、蓄水池、堤坝等项建设相配套,把工程措施同生物措施相结合,从山梁到沟底,初步形成了“梁峁乔灌戴帽,山湾梯田果树缠腰,埂坝牧草锁边,沟道林带坝库穿靴”的立体化农业生态工程,通过农田留渗、池坝拦蓄、渠道排洪合理利用降水、拦截泥沙;通过田面的作物间作套种,埂坝的牧草,山头沟底的林带,形成作物、林草复合生态系统,综合治理水土流失。

1.1.5 生态建设与扶贫开发相结合

在兴修梯田,改善生态环境的同时,庄浪县努力发展经济,增加农民收入,进行扶贫开发。调整经济结构,开展多种经营,在农业方面种草养畜,栽植经济林果,扩大马铃薯、蔬菜和中药材的面积,在非农产业方面搞草编、马铃薯淀粉加工、亚麻加工和劳务输出等;建立各类服务体系,推广应用地膜覆盖、日光温室、塑料大棚、配方施肥、雨水集流等农业新技术,提高生产水平;改善基本的公共设施,给贫困乡村通路、通水、通电,改进医疗和办学条件,并坚持抓计划生育工作,将人口自然增长率控制在10‰以下。

1.2 梯田化建设的成效分析

到2011年,庄浪县已建成水平梯田5.69万hm2,占总耕地的93.16%,共营造防护林1827.3hm2,有效灌溉面积达到5374.9hm2,集雨节灌水窖7万眼,林草覆被率提高到35%,形成了区域性的生态综合防护体系,取得了巨大的生态经济效益。

1.2.1 减少了水土流失,改善了生态环境

梯田建设以前,水土流失面积1440.87km2,6.87万hm2“三跑田”分布在倾斜破碎的山坡上,年均流失量约为1008万t,相当于总土地面积上每年剥去6mm土层,据当地水土保持部门测算,20世纪60年代庄浪县梯田拦蓄径流量588.15万m3,拦蓄径流率为0.56%;20世纪70年代全县梯田保水量为9697.77万m3,保水率为9.2%;20世纪80年代全县梯田保水量为20893.69万m3,保水率为19.2%;20世纪90年代全县梯田保水量21457.84万m3,年均保水量2682.23万m3,年均保水率25.44%;2011年全县梯田拦蓄径流达年总量的2/3以上。相关试验证明,大部分梯田不仅可以拦蓄20a一遇的最大24h的降雨,还可以拦蓄连续降水达200mm的降雨;雨季蓄、旱季用,梯田基本没有冲刷,保水效应十分明显。

县域内水土流失量的减少,植被覆盖面积的扩大,初步改善了荒山秃岭的自然景观,生态环境明显趋于好转。

1.2.2 农业生产水平提高,贫困面大幅度下降

梯田以土保水,以水调肥,从根本上改善了土壤的水、肥、气、热状况,使“三跑田”变为“三保田”,为作物生长获得了较多的水分和养分,同时也为配方施肥,地膜覆盖,集雨节灌等农业实用技术顺利推广打下了基础。极大地改善了生产条件,提高了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大部分农户由此摆脱了贫困,实现了温饱。2011年庄浪县粮食单产183 kg,比20世纪80年代初增加近三倍;人均占粮368kg,比20世纪80年代初增加200kg;农民人均纯收入2977.17元,比20世纪80年代初有成倍的增长;贫困面由20世纪80年代初的70%下降到15.2%。

1.2.3 土地承载能力提高,人口与土地资源的关系趋于协调

1982年,庄浪县人口密度为212人/km2,虽已修了部分梯田,但梯田总量小、标准不高、效益有限,因而人民生活困难,难得温饱,贫困人口比重高达70%,人口超过了当时生产水平下的土地承载能力,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到了2011年,人口密度上升到287人/km2,比1982年增加了35.6%,由于实现了梯田化,生产水平提高,全县农民人均占粮、人均纯收入水平虽达不到“小康线”,但超过了温饱线。这说明通过实现梯田化,在人口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环境改善的情况下,土地承载能力不断提高,人地关系趋于协调,初步实现了生态经济的良性循环。

2 关于庄浪模式的几点分析和讨论

2.1 庄浪梯田化建设的启示

2.1.1 庄浪人民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团结一心、埋头苦干,30多年坚持不懈地修建梯田,初步改变了贫困落后面貌。庄浪的经验表明,只要自强不息、艰苦创业,消除畏难情绪,克服“等,靠,要”的思想,就能创造奇迹。庄浪的经验是十分宝贵的,在黄土丘陵地区的生态建设和温饱努力中具有示范的意义,但也应当实事求是地承认,庄浪把梯田化建设作为扶贫开发的突破口,有一定的必然性,也是不得已的选择。由于远离中心城市和交通干线,地域封闭,又缺乏矿产、能源、旅游等资源,发展非农产业受诸多限制。同时农业经济的薄弱也难以积累起发展工业、商贸业所需的资金,发展灌溉农业没有水资源,而且平地少。在庄浪特定的环境条件下,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出路何在呢? 较好的选择也只能是修造梯田,实现梯田化。

2.1.2 梯田化解决了基本生存问题,实现了“一次”创业。怎样较快地致富奔小康,实现“二次”创业,这是摆在庄浪人民面前的一个紧迫的现实问题。近2年庄浪虽在科技的应用、农业产业化、培育乡镇企业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传统的农业经济模式仍没有大的改变,经济结构单一、经营规模小、产出水平低、支柱产业体系尚未形成,经济的开放度低,县域经济实力差。显然,这种状况是不适应小康建设要求的。笔者认为,应在完善和强化以梯田为中心的生态综合防护体系的同时,大力调整经济结构,发展特色农业(如马铃薯,药材等),推进农业产业化,扩大规模,提高质量,形成几个优势产品;进一步重视小城镇的建设,并依托小城镇,培植非农产业,扩大农产品的加工贸易,提高工业经济的比重,将部分劳动力从土地上转移出去,尽快走出封闭的传统农业经济的圈子,拓宽致富奔小康路子。

2.1.3 庄浪的经验表明,不改善生态条件,就难以稳定提高生产水平。而没有生产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态建设就缺乏支撑和后劲。没有经济效益的单纯治理是难以保持长久活力的,庄浪在“一次”创业中,较好地实现了生态与经济的结合,要实现“二次”创业,还必须处理好2者的关系,寻求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的新结合点。庄浪“一次”创业的重点在农业,生态与经济的关系相对紧密,便于结合。“二次”创业的重点在非农产业,生态与经济不容易结合,为此,在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非农产业时,要配套生态保护措施,防止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要利用已有的生态建设成果,发展生态农业和绿色产业。既不能怕影响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而放不开手脚,也不能为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而损害生态环境。

2.1.4 庄浪的人口密度已经很高,如果停留在梯田建设的成就上,不再进行“二次”创业,不但实现不了小康,连温饱都将保不住。庄浪小于25°的坡耕地基本都变成梯田了,土地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了传统农业方式下的较高水平。虽然土地的现实生产能力(2.455 t/hm2)仅为气候生产潜力(10.8t/hm2)的1/4左右,潜力尚大,但用现有生产方式和技术措施要大幅度地提高产出很困难。因此,必须在科技的应用、经营方式的改进、产业结构的调整等方面有创新、有突破,才能实现“二次”创业的目标。仅仅在有限的土地上做文章,是不能实现小康的。这不仅是因为庄浪人地关系紧张,难以形成规模经营,也是由于农业利益比较低,生产者难以致富。这就必须在非农产业的开拓上下大力气。

2.2 庄浪模式在同类地区的指导意义

脱贫致富和生态建设是黄土丘陵地区的2大主要任务,这2大任务又是紧密相关的。脱贫致富需要有效治理水土流失,搞好生态环境建设,而全面的治理建设需要经济上的支撑。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把生态建设放在重要位置,投资扶持退耕还林(草)和生态综合治理工程的建设,庄浪模式的代表性如何 在同类地区有没有普遍的指导意义呢?

2.1.1 长期以来,黄土丘陵地区在治山治水、保持水土方面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如造林种草、修建梯田、打坝筑堤、集雨节灌、横坡耕作等,特别是20世纪下叶开展了小流域综合治理,将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相结合,取得了好的成效。但由于人口不断增长,经济活动的规模扩大,生态环境局部改善,整体上却进一步恶化。庄浪梯田化建设对保持水土、增加土地产出有明显的成效,走出了一条协调人地关系,实现基本温饱的路子。应当说梯田的效益是公认的,庄浪经验也是具有普遍推广意义的。

然而,黄土丘陵地区都需要实现“梯田化”吗?即把95%以上的坡地都建设成水平梯田,答案并不是肯定的。因为修梯田耗时费工,劳动强度很大,短期内难以建成;实现了梯田化的庄浪仅仅是基本实现了温饱,要实现致富还需新的创业,这对已经实现温饱的地区来说,示范意义不大;国家实行退耕还林(草)的政策,要求把一部分坡耕地退出来造林种草,不需要再修梯田(即不要求在梯田上种草)。

2.2.2 毫无疑问,黄土丘陵地区仍需要坚持修梯田,但多大坡度耕地,多大比例的坡耕地需要修成梯田需要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来定。笔者在参与甘肃省的退耕还林(草)的试点规划中发现,如把25度以上的坡地退下来,这样部分乡村会无地可退;如把15度以上的坡地退下来,那样部分乡村会无地可种。兴建梯田也是一样,划出硬性的指标在实际工作中都很难操作。各地的情况不同,需要确定不同的退耕还林(草)比例和不同的梯田建设比例,创造不同的治理模式。一般而言,25度以上的坡地不宜修建梯田。没有川塬地的地方,人均应有0.1~0.15hm2的梯田;有川塬地的地方,人均拥有的梯田可酌减,以保证基本生活之需。人均土地较多的地方,通过林草建设能够有效防治水土流失,并形成林果业和草产业。

2.2.3 过去,一个村、一个乡或一个小流域的治理,往往由于试点面积小、情况特殊,在面上的代表性有限,推广应用受到限制。庄浪是在连片的1553km2的面积上开展规模治理的,县域内包括了黄土丘陵沟壑、土石山、河川道等不同的地型,通过有针对性的治理,收到了较大的宏观效果。庄浪的规模治理表明,要提高治理成效,就要集中连片,从小流域到中流域,从村、乡到县,扩大治理范围。然而,在一个行政区域内实施规模治理,组织管理相对容易,跨地区、跨流域的规模治理,组织管理的难度就大了,需要很好地协调不同地区间的利益关系。

2.2.4 黄土高原地区大规模修建梯田,大量拦蓄自然降水,会减少黄河来水,进一步加剧断流。已有研究指出,黄土高原“水土保持治理后黄河流量减少50%左右”;另有研究指出,目前黄土高原“由于水土保持措施而减少的河川径流量为8亿~10亿m3”;有的学者则断然否认治理会减少黄河上游地区来水的说法。目前虽没有系统的试验来做结论,但笔者认为,水土保持措施不是会不会减少来水的问题,而是减少多少数量的问题。因为修建梯田、造林种草的目的是保持水土,拦蓄的水土多了,流走的肯定就少了,这是没有疑问的。保持水土对上游地区来说是很有利的,但对中下游地区来说,未必利大于弊。上游冲刷的泥沙造成下游河道的淤积,致使河水泛滥成灾。但土随水走,要减少泥沙,也就减少了来水,黄土高原40多万km2的土地,减少50%左右的径流量,这对整个黄河流域的生态安全会有怎样的影响,还需要深入研究。

2.3 黄土丘陵地区生态经济协调发展的模式创新

由于自然条件的相似性,生态恶化和经济贫困在黄土丘陵地区是具有共性的,但各地的具体情况和庄浪则有很大不同。如有的县距交通干线和中心城市较近,经济区位好;有的县矿产资源有一定优势,可供开发;有的县人均耕地相对较多,人口对土地压力较轻;有的县川塬地的面积较大,也有可供发展灌溉的水资源;有的县丘陵平缓,陡坡地较少,等等。因此,在借鉴庄浪经验的同时,各地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探索新模式,走多样化开发治理的路子。

实际上,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黄土丘陵地区已创造了许多好的生态经济模式,除梯田化建设外,还有“集雨节灌”、“草田轮作”、小流域治理等,都在不同的范围发挥了好的作用。今后,既要继续推广应用现有的技术措施,又要应用新技术、创新治理模式。要针对当地主要的生态经济问题,突出主导性措施,配套辅助性措施,将多种技术措施组成一个技术体系,以系统工程的方法设计综合治理的方略。好的模式不仅要有技术上的先进性,也要有经济上的可行性。要找出生态与经济的结合点,体现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2.3.1 要结合退耕还林还草,加强植被建设。植被面积扩大了,可以发挥保持水土、涵养水源、改善小气候等功效。要乔、灌、草结合,生态保护与增加收入结合,发展有特色的林果产业、草产业。特别在土地较广,耕地宽松的地方,通过种草养畜,可以实现农业生态经济系统的良性循环。

2.3.2 水资源的短缺是制约黄土高原地区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任何一种新模式,都要把提高水资源的利用效率放在重要位置。没有水源的地方,要结合水库、池坝、水窖、雨水集流场等水利设施的建设,尽可能多的将雨水接蓄起来,进行集雨灌溉。在旱地上通过地表覆盖、横坡耕作、沟垄种植等方式蓄水保墒,把降水转化为土壤水。有水源的地方,要积极发展灌溉农业,大力推广滴灌、微灌、喷灌等节水技术,使有限的水资源灌溉更多的农田。

作者简介:程志立,(1972 -),男,甘肃庄浪人,助理农艺师,主要从事农业技术推广工作。

---------------

本文已公开发表在《农业与技术》杂志2014年第06期